開啟高原福音之門

冬蟲夏草

參加了半年學生小組和信仰小組後,平措決志相信耶穌。幾個月後的暑假,我們特意去他家住上幾天,探訪和認識他的家人。他的父母熱情地接待我們,藉以報答我們一直用心照顧離家上學的平措。

我們與平措一家愉快地一邊吃晚飯,一邊聊天;他們都是和善可親的牧民。晚飯後,平措卻懊惱地跟我們分享說:「對不起,我仍然未敢將信主的事情告訴家人。你知道嘛,我父親以前是一位和尚,他對藏傳佛教非常虔誠。若他知道我不再相信,一定會把我趕出家門,和我斷絕關係。」「有時,我真的覺得自己背叛了我的家人、我的民族。」我們深深地感受到這位年輕信徒的掙扎。我們祈求主加這位信徒更多的力量和勇氣,也祈求主改變他的父親和家人。

誠然,那惡者一直利用藏傳佛教去牢籠人心,我們更應為各地藏傳佛教徒禱告。

牢籠着藏傳佛教信徒

大部分藏傳佛教徒的個人民族身分認同感是非常強烈的,並恪守民族傳統。藏傳佛教深深影響族群社會的每一個範疇,諸如節日慶典、風俗習慣、待人處事、生活作息等。它不單是某些族群的宗教,它更是其文化和傳統。

由於它的影響力無遠弗屆,藏傳佛教自不然成為了這些民族的向心力,它有效地將一個一個的人心聯繫起來。群體性很強的某些族群,每個人都拚命地爭取別人的尊重和接納。要獲得這份認同和信任,首先就要好好維持着藏傳佛教徒的身分,因為這是他們最基本的身分角色。離開了這個身分,不論你的成就多高,財富多厚,也會遭到其他人的蔑視和排斥。

某些族群世代居住在氣候惡劣的高原。面對自然界的無情變化,他們除了學懂敬畏大自然外,更對其心生恐懼。他們認為微小的人類,唯有靠着特殊的宗教儀軌,才能與掌控着這些變化的靈界力量和平共處。同時,這世界滿布着善惡諸神,人們只要稍一不慎,便會失去善神的保護或遭到惡神的報復,必須靠着一連串的宗教行為去取悅各類神祇。藏傳佛教,遂成為了這些族群面對不安環境的力量源頭,亦成為了他們獲得人身和財物安全的保障。 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藏傳佛教徒的信仰實踐

有些族群更自詡全民信佛,因此對藏傳佛教的信奉和認同是非常高的,絕大部分族人都會稱自己為藏傳佛教徒。然而,這份對信仰的認同跟實際信仰行為實踐是有差距的。若我們把藏傳佛教的信仰行為定義為轉經、唸經、點酥油燈、供水、到寺院禮佛、參加法會等,很多年輕的或居住在城鎮的族人都會因為懶惰和實際環境不許可,而未有或不常實踐。但另一方面,由於對信仰的極度認同,他們對藏傳佛教的核心教導,如不殺生、對眾生懷慈悲心等,卻仍是義無反顧地遵行。

面對急速的城市化和泛濫的物質主義,藏傳佛教徒不能避免世俗化的衝擊。不少信仰行為逐漸流於形式化,大型的宗教活動亦向消費主義靠攏。話雖如此,藏傳佛教對某些族群社會的影響還是巨大的。他們的世界觀決不會輕易被改變;高僧活佛仍是群體中得高望重的意見領袖和決策者;每家每戶都當出錢出力去協助大型宗教活動的舉行,依然是靠藏傳佛教維繫着的。 

向藏傳佛教宣戰

回看一百多年基督教在這些族群的傳教史,信徒的比例仍是極低。福音工人和關心藏傳佛教事工的信徒都在疑問:福音的突破何時才會出現?

2010 年的秋天,上帝奇妙地透過神蹟醫治打開了某族群福音的門。之後,我們不斷聽到他們藉禱告得醫治,和決志信主的振奮消息。

此族群文化屬於懼怕 — 能力(fear-power)文化,最有效的宣教模式是權能爭戰(power encounter)— 與屬靈惡魔的公開對抗,讓未信者清楚看到耶穌的能力和祂屬世和屬靈上的至高主權。過去,上帝多次使用我們向藏傳佛教徒彰顯聖靈的能力,我們藉着求告耶穌的名,讓不少族人得醫治。聖靈親自觸摸病者,感動他們相信耶穌。

耶穌 — 滿有慈愛的大能醫治者

幾年前,大環境還是比較開放,我們都能大膽地在公開場合去分享福音和作見證。一天,我們順着聖靈的帶領走到當地的一所醫院為病人禱告和求醫治。當我們正在為一位病人禱告時,一位中年女士懇求我們為她的丈夫祈求祝福。丈夫患了肺病,右邊胸口痛得很,躺在病床上沒精打采的。

我們開始為他祈求,只是說了兩句,那丈夫頓時坐起來,露出笑容,整個人變得輕鬆和舒暢了;並且不斷說:「好舒服啊!好舒服啊!胸口的痛全部沒有了!」我們立時感謝耶穌的醫治,其能力彰顯在這病人身上。接着,他要求我們為他的右背禱告,同樣地,右背的痛楚也立時消失了。我們向他介紹耶穌,講述祂奇妙的故事,作為一個感恩的回應,丈夫即時接受了耶穌。兩天後,太太也欣然接受了耶穌。

那是我最感動的一天:我親眼看到聖靈的能力在這族群中間大大地彰顯,耶穌的名也因此而被高舉,祂從那惡者手中奪回寶貴的生命。我們確信上帝正在藉着醫治事工在他們當中工作,讓人看到祂是那位滿有慈愛的大能者。

無比的挑戰

藏傳佛教事工的挑戰仍是巨大無比。好些族群依然認為民族信仰和其歷史文化傳統的結連乃理所當然,他們的民族身分與藏傳佛教是絕對不可以分割的,基督教為外國人的宗教,他們不應相信。

藏傳佛教的神佛可以有多個,真理可以是多樣,他們欣然接受任何的模棱兩可和灰色地帶。當他們習慣了佛教的包容,接納不同的神祇,對於基督教的一神信仰,又或是對真理的黑白分明,實在是不以為然。

大部分基督徒都是自己縣鎮裏、村子裏唯一的信徒,他們很難有機會與其他信徒相交,彼此建立。就算是比較大的城市中,也只有弱小的基督徒群體。缺乏健康活潑的教會或信仰群體,叫信徒難以成長,也較難承擔更多的福音工作。

面對政治和宗教空間的收窄,傳福音的工作受到極大影響。福音工人的活動,特別是外國宣教士,受到極大的限制和約束,大大影響了宣教的果效。偌大的區域,仍是福音不能及之地。其次,福音工人容易跌入無端的恐懼中,信心和勇氣容易受到不利的客觀環境影響。當你不清楚界線在哪裏時,有時會因過分謹慎小心,而選擇放棄一些作見證的機會。另外,更符合某些族群文化的群體佈道方法,也因嚴密監控,而未能廣泛使用。福音工人或信徒僅能透過有限度的個人接觸分享福音,使福音難以大規模地傳播。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祈願

我們盼望更多香港信徒關心這個福音未及的群體,為他們禱告,為他們在神國裏求更大的突破。祈求上帝繼續開啟那扇福音的門,讓福音工人和信徒可以使用不同策略和方法去傳揚福音。亦祈求上帝建立不同族群信徒,教導他們活出讓人羨慕的基督徒生活,見證如何有智慧地成為一個族群中少數的基督徒。

<認識藏傳佛教世界>《往普天下去》2021年9-10月號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