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為西方世界的潮流

編輯室

近數十年,愈來愈多人認識或關注藏傳佛教,在西方社會中更興起熱潮。知名國際影星李察基爾是藏傳佛教虔誠信徒、達賴喇嘛的積極支持者;而香港則有《尚氣》的梁朝偉,另外還有劉嘉玲、王菲及王喜⋯⋯

60 年代的迅速擴張

早在十九世紀初,一些西方學者開始紛紛進入西藏研究藏傳佛教。

達賴喇嘛於 1959 年從西藏出逃,是 1960 年代佛教在西方迅速擴張的部分原因。許多西藏喇嘛和難民選擇在西方國家定居,建立教導中心。在倫敦、巴黎、東京、羅馬、西雅圖等地,皆有國際藏學中心;喇嘛會以流動、巡迴形式,定期在不同地區舉行講座或禪修活動。

幾十年間,不少國際出版社出版或發行關於西藏和藏傳佛教的資源,當中以十四世達賴喇嘛的作品尤其多產。大量相關文獻、書籍被翻譯成多種語言,在亞洲各地都非常暢銷。

夾雜多種傳統或宗教

西方人發現禪宗佛教與 60 年代的嬉皮士運動和披頭族的理想主義有所共鳴,開始熱衷尋求精神自由和心靈滋潤,以「禪修和皈依」去尋找自我身分。西藏喇嘛與西方弟子一起生活,為迎合他們的口味,在出版時,會將作品改變成為符合新紀元運動,或是後現代人口味的「心靈雞湯」;舊瓶新酒的方式,使新時代的藏傳佛教流行起來。

西方佛教徒通常會保存多種(佛教)傳統,甚至是多種宗教實踐。就如他們會在晚上參加藏傳佛教中心的活動,另一天又參加天主教彌撒,在周末又會與禪宗朋友參加退修,在人口普查表上又宣稱自己是「無宗教信仰」,情況十分普遍。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形成一種潮流

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藏傳佛教的傳播變得迅速和廣泛。於西方媒體和名人眼中,這是一種心理學工具,或者是邁向世界和平的方式或運動,認為這是很cool 的潮流。只要坐在家裏舒適的客廳,或在精心裝飾的禪房中,隨時可以修行,對大眾而言,是一種極「時尚」、「隨心」和「即時達成」的宗教行動。全球化亦令藏傳佛教改變了面貌,亦有人認為這是成功的本色化。不僅是移民佛教徒,還有皈依者的數量也在快速增長。洛桑運動曾提出,福音派基督徒是時候來面對西方佛教的興起。

尚未開發的禾場

大多數人是在基督教的環境下皈依為佛教,其中大部分是對基督教失望的信徒,或是在教會中受過傷害,或認為佛教更有智慧、儀式更有意義。因此,他們通常比較抗拒體制化的教會。

因着對教會的抗拒,加上社會文化和特性,他們會與新紀元、新興宗教運動的信徒近似。信仰及教義不再是焦點所在,取而代之是日常的宗教「操練」及身分認同。相對地,基督徒的信仰「操練」足夠嗎?實際靈修、默想和禱告佔生活上多少比例?

洛桑運動建議,基督徒可以把西方的佛教看為尚未開發的禾場,這挑戰不僅是知識層面的,也是牧養層面。基督徒不一定要到佛教國家,只要在現今興起新宗教或新紀元運動的西方國家中,與他們生活在一起,分享你在基督裏的生命操練,就可以和他們展開有意義的對話。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香港是歐美的延伸

至於近在咫尺的香港,藏傳佛教從十九世紀 20 年代初傳入。自二十世紀 60 年代起,寧瑪派、噶舉派及格魯派都先後來香港進行不同活動。至 80 年代,藏傳佛教較大規模地傳入香港,主持講座、舉辦灌頂,參加者與日俱增。

過去幾十年在港的擴張,是歐美發展的延伸。由於香港是以漢傳佛教為基礎之地方,信眾樂於捐輸,吸引大量藏傳佛教來港,故近 30 年來香港成立了不少的藏傳佛教道場,約有 20 個。

中國佛教是由漢傳佛教、藏傳佛教和南傳佛教等三大語系的佛教共同組成。1997 年前,漢、藏開始有小規模的合作。2000 年後,陸續多次舉行大型活動,參加人數有數千人,甚至有些活動有 40 萬人參與。信眾熱潮過後,近年留下來的信眾致力學習藏文、研究教理;因此來港長駐的喇嘛日漸增多。

由於信眾年齡分布以中老年人為主,為針對年輕對象,近年香港的高等院校已開始設立藏學課程,他們會利用網絡,來傳遞藏族文化和藏傳佛教道理。同時亦會探討環保、心靈健康等現代人關切的問題,透過將教內的養生法與禪法生活化,例如瑜伽修煉等,利用現代人追求健康的機會去接觸大眾。

在全球化之下,無論你身處哪個地方,在大街上、寺廟旁,總會遇上不同的信仰群體。作為主耶穌的跟隨者,盼望我們能持守操練,活在他們中間,以真誠對話;即使是遇見充滿神祕感的藏傳佛教徒,也能以真以誠去相交,透過活出真實的信仰生命,讓神的大能在我們中間彰顯!

 

<認識藏傳佛教世界>《往普天下去》2021年9-10月號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