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傳佛教之神秘面紗

木之所示

藏傳佛教,顧名思義即傳到藏族地方,然後落地生根的佛教。雖然它屬於佛教的一個分支,卻不是所有佛教徒都這樣認為。如果你到台灣的佛教網站,可能會找到一大堆認為它是佛教異端的說法。然而如果你找一些靜觀、默想的資料,又或者一些心靈雞湯之類的,你可能進入了藏傳佛教的網站而不自知。

有佛教徒認為它是佛教的異端,究竟藏傳佛教所信的是甚麼?

藏族原有自己的信仰—「苯教」,信奉山川神靈,由巫師來作中間人替人向神靈祈福或免禍。但藏王松贊干布禁止人再信奉苯教,結果人民表面順從,內裏仍是信奉苯教神明。後來有一位印度佛教大師蓮花生進入藏地,宣稱自己已經降服了所有苯教的神明;他亦表演了一些神蹟,以致藏人信服了他。

苯教從此便成了藏傳佛教的一部分,並夾雜藏人原有相信神山聖湖的觀念。雄偉的雪山是藏民心中的男神,美麗的高山湖泊成了他們的女神。

苯教以巫師為主的信仰,變成了以藏傳佛教的僧侶(高僧稱為喇嘛)為主。神明對他們來說,是動員的對象而已,以致能得福避禍;所以喇嘛才是重點,因為只有他們才懂得應該動員哪位神明,用甚麼方法(如作法念咒)去動員。

扭曲了的藏傳佛教

另一方面,蓮花生大師不單是佛教僧人,更是印度瑜伽修行者。他也將印度教的東西帶進佛教,所以藏傳佛教不單只信佛教的神,也信印度教的。不單修習佛教的內容,也修瑜伽。瑜伽其實是把一位神明作為修練對象,模仿他/她的形態,心中想着成為他/她,或請他/她上身,是個交鬼過程。

所以單說藏傳佛教的神明系統,已包括苯教、佛教和印度教,多而複雜。為了解決這三個體系中的矛盾,他們發展了更複雜的學說,在此就不多說了。而令一些佛教徒認為他們是佛教異端的,最主要是男女雙修的事。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當藏傳佛教向外擴展時,華人世界最先接觸到的包括台灣。最初台灣佛教徒深深被充滿靈異的藏傳佛教所吸引,亦跟從他們的大師(喇嘛、活佛等)修練,不久發現這些大師會和女信徒性交,其過程十分污穢(包括物理上及道德上),因此引起十分大的抗拒。

那麼藏傳佛教是如何看待這些指責?達賴喇嘛(現時藏傳佛教的最高領袖)說,一般佛教徒要修練到最高,進入涅槃境界,須要修練很多很多世,因為用禁慾的方法不是很有效。而藏傳佛教,反而要利用慾望,來達至更高的境界,(其實這種說法,是來自印度教的性力瑜伽。)所以是修練的捷徑,只修一世就可以了。

這些修練,一般藏族人是不知道的,因為是在發毒咒保密中進行。藏傳佛教其實是交鬼,追求滿足慾望的信仰。而藏族人千多年來,就是這樣被綑綁着。藏民其實並不想涅槃,他們更想來生成為喇嘛,亦因此如果喇嘛去世,他們說自己會轉世回來,這些就是「活佛」。

向藏族宣教的歷史

向藏族宣教最早的是天主教,按記錄是公元 1624年,向阿里地區的藏族小國古格王朝佈道,曾得到古格王的善待,建立起教會,最終因當地僧侶反對及政治動蕩而無功而還。基督教的最早記錄是公元 1858 年,兩位莫拉維弟兄會的宣教士因被西藏政府趕出西藏地區,而在印度北部,現今的列城地區宣教,其後更譯出藏文聖經。

其他基督教的宣教嘗試,要數到公元1876及1877年,內地會分別派員進入四川及甘肅,但都未能站穩陣腳便要撤離。之後數十年,有來自不同差會的宣教士在西藏周邊地區努力,亦曾經有些教會成立,最後新中國成立,宣教士全部撤走,基督教僅餘少量教會存留至今。

無論天主教或基督教,前人因着大使命的感召,冒死進入高山雪域,卻無甚穩固成果。除了當時的政治和僧侶的反抗逼迫,使宣教舉步艱難外,更大的原因,是藏族以前在這些高山深谷的環境下,受着單一的文化影響,以藏傳佛教為唯一的依歸,很難接受另一套思想。致使藏民就算願意信奉基督,亦是根基不深,一遇到壓力就會放棄。

現時的藏宣,因着中國對該區的嚴管,外國宣教士幾乎不可能進入。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現代藏宣的挑戰

其中一個合作隊伍,在約十多年前開始進入藏區。作先鋒的同工,在一個很大範圍的地方佈道,發現很多家庭願意接待,而且願意決志。他滿懷高興地回去報告,然後差派另一位工人跟進。跟進的人逐一探訪,發現其實這些藏人根本不知道決志是甚麼,包括聽不明白、誤會、又或者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決志!於是那位跟進的,就開始住在他們當中,慢慢建立關係,講明福音,然後建立起一個十數人的聚會。

在數年前的一次聚會中,一位弟兄突然向大家表白,過去他都是想在基督徒當中謀取利益,不是真正的相信。在這十年間,他看見參與服侍的弟兄的愛,也經歷了神,他現在相信了。這是非常典型的案例。

藏族人信主,要面對很多難關。

首先,是族人的反對,他們會認為信了主的藏人,就不再屬於藏族;藏族人一定要信藏傳佛教,因此信了耶穌的就是背叛了族。這樣,他/她就會面臨族人們,甚至親人們的杯葛。藏族人之間的關係是很親密的,當某人被眾人唾棄時,真是比死還難受。

其次,他們不習慣分辨對錯。特別在信仰上,他們甚麼都信,所以多信一位耶穌為神,是沒問題的;但要因為信這位神,而放棄萬千個「神」,就很困難。

第三,是不習慣理解事物,而基督信仰是要求人去明白,不可以盲信或迷信,這又違反了藏族人的習慣。所以那位表白的藏族弟兄,是經過十年、有意無意地觀察和感受,經歷那位同工真心的愛、神的真實,才真正歸信。

Photo Credit: Unsplash

那麼,我們又怎樣知道今次是來真的信呢?過去十年,曾多次邀請他帶同家人一起來聚會,他總以各樣的理由推卻。當他表白了以後,卻把家人帶來一起參與聚會。所以,要看見他們在行動上的改變,生命才是真的轉化。

藏宣面對眾多的攔阻,包括政治上、宗教上、民族文化上的,很需要代禱。一方面請大家為上述的情況,求主鬆開撒旦對藏族人的綑綁,讓他們能明白福音。同時,也加力給在前線工作的工人,保守他們不被政權及寺廟干涉干擾,並在艱難的環境中和家人好好生活。另外,神也繼續感動了一些香港肢體進入藏區服侍,請努力為他們代禱。

如你在港有恆常為藏族祈禱,甚至有興趣在網絡上製作短片來推廣藏宣,期待你透過香港差傳事工聯會,再與我們聯絡。願主耶穌的福音,快快在地的第三極 — 這青藏高原中廣傳,為人所信服。

<認識藏傳佛教世界>《往普天下去》2021年9-10月號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